有让女儿冒名顶替的坏老师,也有带女生乘风破浪的好校长_张桂梅

有让女儿冒名顶替的坏老师,也有带女生乘风破浪的好校长_张桂梅
原标题:有让女儿冒名顶替的坏老师,也有带女生乘风破浪的好校长 日前,山东省纪委监委机关等相关部门单位组成的的工作专班,与济宁市、任城区等有关单位一起,对此前备受舆论关注的苟晶反映的“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上学”等问题进行了核实调查。昨天,山东省纪委监委公布了相关情况,再度引起网络热议。 就像狄更斯说的那样:这是信仰的时代,也是怀疑的时代;这是光明的季节,也是黑暗的季节。有令人咬牙切齿的营私舞弊,也有让人感动莫名的大爱无疆。 比如,63岁的张桂梅。 这个没有家庭、没有财产甚至也没有健康的女校长,在云南丽江的大山里,十几年来带着一千多女生,创造了教育奇迹。她是真正乘风破浪的姐姐。 有让女儿冒名顶替的坏老师 也有带女生乘风破浪的好校长 文 | 群学君 01 像江一燕一样去贫困山区支教的老师挺多,但像张桂梅一样走进大山再也没有出来的,少之又少。 在很多人眼里,张桂梅是个一无所有的“疯子”,她没有家庭——少年丧母、青年丧父、中年丧夫,从1996年以来就孑孑一身;没有财产——20多年来的全部工资、奖金收入大约100多万元,全部被她投入到自己的事业当中去,甚至也没有健康——自从20多年前子宫里取出两公斤的肌瘤以后,她的身体就再也没有好过,如今,63岁的张桂梅,面色暗黑,身体佝偻,因为严重的肺气肿,她连爬楼梯都费力。 可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“疯子”,却在中国西南贫瘠的山区,创造了教育奇迹: 2008年,张桂梅创办了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公办女子高中——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。从那时至今,有1645名女生从这里走进大学校园,她们的命运被彻底改变。 自2010年以来,华坪女子高中连续9年高考综合上线率百分之百。2019年,华坪女子高中118名学生参加高考,一本上线率达到40.67%,本科上线率82.37%,排名丽江市第一。 而张桂梅心里,还有更高远的目标: 我想让孩子们全部上一本,想让他们上最高目标,上清华北大。我想让山里的孩子,也能走进最好的学校。 02 苟晶被顶替的事件发酵后,“六神磊磊”写过一篇文章《 有没有发现:他们都很像? 》,他说: 苟晶,陈春秀,还有王娜娜、罗彩霞……这些,都是高考被人冒名顶替的女孩。 看了她们全部人的采访,你有没有发现一点:她们都很像? 我说的“像”,不只是说她们都来自农村、家庭贫困。也不只是说都是女孩。还包括她们都给人同一种感觉——很老实、很良善。 六神磊磊说:高考冒名顶替的真相,就是对弱者的全面无死角的筛选,是对最底层的良善者的精准的狙击。 然而令人不至于那么绝望的是,这个社会,有精准捕猎弱者“恶魔”,也有大爱无疆帮助弱者的“天使”。 张桂梅就是这样一位天使。 她的中学只招收女生,因为她知道,那些老实、善良的女孩子,本就贫困的山区最弱势的群体。 在创办华坪女子中学以前,张桂梅曾经在丽江市华坪县民族中学任教。她发现,班里不仅女生少,而且很多人读着读着,突然有有一天就从课堂上消失,再也不来了。张桂梅跑进大山家访:十五六岁的女孩子,就被定下婚事;还有的人家,弟弟上初二,家里就送去县城上补习班,姐姐高三了,却只能在家里干活。 办学11年,张桂梅家访走过总里程,超过11万公里,翻山越岭几小时是走访一户女生家庭是家常便饭,一次在山路上坐摩托车,颠断两根肋骨。她是铁了心,要把这些女孩子带回去读书。 女孩子受教育她可以改变三代人的。如果她有文化,她会把孩子丢掉?我的初衷就是解决低素质母亲和低素质孩子的恶性循环。 03 在学校里,张桂梅给学生定下严苛的作息制度: 5点半起床,晨起5分钟洗漱完毕,跑步上下楼梯;课间出操1分钟站好队;从下课铃响,到跑到食堂排队、打饭,到吃完10分钟内完成。一天24小时,学生们的每件事都被张桂梅严格限制在规定时间内。 有女孩子受不了,背地里叫她“魔鬼”“周扒皮”,这些张桂梅都知道,可她照样每天天不亮,就拿着大喇叭在宿舍门前叫早——张桂梅没有自己的房子,她跟女生们一起住宿舍。张桂梅心里明白,这所学校和它今日的严苛,可能是这些山区女孩改变残酷命运的唯一机会。 有爷爷奶奶说,孙女读高中了,我们可以放心地死了。 张桂梅很自豪:“我的学生,有川大的、有浙大的,有武大的,我救了一代人!” 在张桂梅的学校里,学生在校三年,免去了学费、服装费、床铺费、书本费、资料费、水电费,也就是说,除了生活费,其余全免。 张桂梅甚至细心地告诉每一个老师,如何保护女孩们脆弱的自尊心:我们没有提贫困两个字,我觉得贫困对女孩子来说,也是一种隐私,我们就叫“大山里的女孩儿”。 在这里,没有“快班”“慢班”之分,张桂梅说,学校要对每个学生负责。 张桂梅是一个真正的天使。可女孩子们不知道的是,这个天使,身患十来种疾病,医生说,她的生命可能只有两三年。 04 张桂梅不是一个人在奋斗。华坪女子高中是靠无数人的努力建立起来的。 2002年她兼任华坪儿童之家(福利院)院长时,就有了创办免费高中的想法。暑假里,她带齐所有的证件,到城市去募捐:我想办一所学校,您能不能支持我五块、十块,哪怕两块都行? 她不知挨了多少骂,“有手有脚的,戴着眼镜出来骗钱”,五年,只募到1万元。 2007年,2007年,张桂梅当选十七大代表。在人民大会堂,一位细心的记者发现,这位女代表的牛仔裤上,居然破了两个洞——临行前,县里给张桂梅一笔置装费,被她“挪用”给学校买了电脑。 “我想办一所不收费的女子高中,把山里的女孩子都找来读书。这是我的梦想。”记者的报道让张桂梅的梦想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,丽江市和华坪县各拿出100万元支持华坪女中的基础建设,时至今日,女中的一面墙上,密密麻麻写满捐助者的名单。 张老师说过这样一段话: 有人说我爱岗敬业,有人说我疯了,也有人说我为了荣誉,也有人不理解。一个人浑身有病却不死,比正常人还苦得起,男老师被我拖垮,女老师累得哭,两个单位来回跑,我没倒下。有种精神撑着我,让我直面这片热土时,心里不愧。 05 张桂梅的故事说完了,还想狗尾续貂两句。 狄更斯《双城记》开头的那段话,我们都耳熟能详: 这是最好的时代,这是最坏的时代;这是智慧的年代,这是愚蠢的年代;这是信仰的时期,这是怀疑的时期;这是光明的季节,这是黑暗的季节;这是希望之春,这是绝望之冬;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,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;我们正走向天堂,我们也正直下地狱。 这就是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社会现实的真实写照。山东老师的营私舞弊,会让我们咬牙切齿义愤填膺,云南校长大爱无疆也会让我们感动莫名热泪盈眶。历史上的每一个时代,都是这样,有光明,也有黑暗,有天使,也有恶魔。每个人都希望这个社会更加健康,更加清朗,但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自动变好,除非有人为之付出。 更重要的是,一个奉献到死的张桂梅校长,无法彻底改变山区的贫困和女孩的弱势处境,总在舆论发酵后才进行的事后追究,也无法从根本上上杜绝教育产业链上的利益输送和营私舞弊,如果没有完善的制度建设和严格的制度执行,我们今天的感动或愤慨,到明天或许只能能留下无奈的感叹。 就像澎湃新闻在社论里说的那样: 参考文献 《女校长张桂梅让一千多名女孩走出大山》 《张桂梅:我想改变一代人》 《大山里的女校长张桂梅:比起那些姐姐们,她才是真乘风破浪的女性!》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TO3NZXf7IbB3vAWE95mKDA THE END △ “社会生物学之父”、两届普利策奖得主、进化生物学先驱、殿堂级的科学巨星爱德华·威尔逊重磅新书,跨越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的鸿沟,追索社会进化的源动力! 在《人类存在的意义》中,威尔逊从个体选择和群体选择的角度,解释了人性本身包含的自私和利他共生的特点,这种内在有冲突性的进化过程还在继续。*不同的是,随着科技的发展,进化已经从自然选择转变为意向选择,也就是人类已经意识到了进化选择过程,并开始通过科技的发展创造性地塑造自身的进化过程。在这 ▽ ▽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Written by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